游戏 广州恒大

恒大清洗三老缺乏人情味?皮埃罗德罗西是前车之鉴

今天傍晚,广州恒大全队登上前往迪拜的航班,开始2020赛季前的冬训。然而,目前和球队仅剩一年合同的老将郜林、冯潇霆和曾诚被告知新赛季不在球队计划之中,可自行寻找下家。而倘若想要留队,就必须接受降薪+降低出场时间的“双降”安排。

作为恒大王朝的缔造者和见证者,随队征战多年的老将们,更理想的结局,显然是合同最后一年为球队捧起冠军奖杯后,在球迷欢呼与不舍中从容谢幕,但如今被逼离队的十字路口,却委实有些猝不及防。然而,大批归化外援的相继归队、去年以来大批年轻球员的相继冒头、尤其是今年中超投入帽和工资帽的诸多限制,已为如今的清洗经埋下伏笔,而纵观国内外,“一人一队”、终老俱乐部的温馨场景,也已愈发难觅。

自2018中超冠军旁落上港之后,此前在内外援市场上一度“收兵”的恒大,去年初人员变动之激烈,堪称前所未有,韦世豪、高准翼、张修维、刘奕鸣、何超和严鼎皓等多名95后球员的相继到来,陡然令恒大冠绝中超,在球队新老交替的大背景下,伴随赛季深入,无论是成为本土射手王的韦世豪、在国足拼出一席之地的杨立瑜、连胜期间表现神勇的严鼎皓,都对恒大的上一代国脚群,产生了剧烈的冲击。

伴随着新人冒尖的,是恒大悄然对高薪老将启动“剥离”:去年初,郑龙、张文钊两位30出头、仍有一战之力的前国脚被送走,但加盟恒大较晚的两人,离队并未引起太大波澜。而今,郜林、冯潇霆和曾诚也要走上相似道路,也和上赛季三人日渐边缘化不无干系:2019赛季,中超仅出场16次的冯潇霆,创造了加盟恒大至今的最低出场纪录,尽管亚冠1/4决赛对阵鹿岛鹿角表现上佳,但与深圳队一战后,他的位置就被梅方取代;郜林17次出场中仅有8次首发,1球5助攻的成绩单也略显惨淡;而备受困伤病的曾诚,复出后已经不复昔日国足一门水准,考虑到刘殿座已经跻身国脚并基本确定续约,“让贤”虽然痛苦,却也无奈。

当然,三位老将并非恒大阵中仅有的合同只剩1年的球员,但正值当打的徐新、何超在国内中生代球员匮乏的大背景下,续约只是时间问题。老队长郑智是未来恒大主帅热门,退役后进入教练组甚至独立带队都不出意外。同时,目前所有权在恒大的10名“外援”已经全部回归,除了基本确定能报名的保利尼奥、塔利斯卡和朴志洙,血缘归化的布朗宁和萧初,占据惟一非血缘入籍球员名额的艾克森,高拉特、费尔南多、阿兰和阿洛伊西奥4人竞争的位置就只有一个亚冠参赛资格和两个中超外援名额。而这也意味着大批现役国脚都要竞争上岗的恒大,阵容将更加臃肿。

2018年,响应足协转会调节费新政、并未引进大牌外援的恒大,选择和国脚群们加薪续约至2020年,眼下中超“工资帽”要求国内球员税前收入不超过1200万元,但恒大阵中的功勋老将们税后收入都普遍不止这个数,考虑到今年中超“投入帽”11亿元的上限,清洗减负”已是势在必行。

起于天价建队、却也在“钱”字上每每受困于现实和政策,与中超政策和各级国字号常年“同步”的恒大,清洗老将也是与此前夺冠历史的撕裂:作为恒大队内资格最老的球员,当年下嫁次级联赛的郜林,甚至比郑智更早成为恒大一员,8个中超冠军和1个中甲冠军,仍在恒大队内首屈一指;而2011年加盟的冯潇霆,也亲历了8次中超冠军的全部征程,即便资历相对较浅的曾诚,今年也将迎来效力球队的第8个年头,6个赛季的主力、两次亚冠捧杯路上的神勇,同样堪称球队元勋级人物。在缺少本地球员的恒大,他们恰恰就是从草创到全盛“打天下”的子弟兵。

然而,分道扬镳已是不可逆转的现实,对于仍有一战之力的三人而言,未来如何抉择仍值得玩味:仅从“钱途”而言,继续留守拿到最后一年高薪,然后自由身走人,似乎是最“不亏”的选择;次选则是接受球队降薪和降低出场时间的要求,以并不算皆大欢喜的方式在恒大结束球员生涯,但出场时间和薪水,同样并无保证。

而最令球迷难于接受的,恐怕就是主动降薪、寻求在其他中超球队甚至更低级别联赛延长职业生涯。尽管出于减负的现实需求和球员的历史贡献,恒大或许不会在转会费上为难三人,但恐怕也不会轻率放三人去国安、上港、鲁能等争冠对手,而即便降薪,寻常中超球队也很难供起三尊“大佛”。早在几周前,广州方面传出了风声,称郜林和冯潇霆将加盟上海申花,但后者旋即通过在该市党报《解放日报》发声,称不会签下两人,绝不做恒大“养老院”——然而,他们的主力门将,恰恰是恒大弃将李帅。

在中超压缩投资和薪资的大背景下,不独恒大一家,不少中超球队也面临着与老将“断舍离”的两难。譬如以青训驰名中超的鲁能,面对三位青训老将周海滨、李微和崔鹏,不舍的情绪同样占据了上风。好在同省中乙球队淄博蹴鞠、前功勋主帅殷铁生带队的泰州远大,都有过接收鲁能弃将的先例,去中甲、中乙开启生涯新征程,也不失为可选的方案。毕竟,38岁带队冲超的前国脚王栋,蛰伏青岛终于破壁的创业史,足以激励恒大三将再战一回。

回到恒大清洗三老本身,俱乐部吐故纳新固然是情势使然,但做法是否可以更温和,同样值得商榷。遗憾的是,即便放眼国际足坛,能在俱乐部功成身退的老将愈发难见,能做到体面分手,就已殊为不易。而在合同年限、薪资待遇和未来去向三大问题上,能和俱乐部“两厢情愿”,且在每一项上都得偿所愿,更属凤毛麟角。

譬如去年在退役仪式上泪洒安联球场的施魏因斯泰格,2015年合同到期时,拜仁并未给“猪总”离队设置障碍,2000万转会费已算友情价,然而投奔昔日上司范加尔麾下,却成了德国队前队长的生涯拐点,师徒反目互视对方为仇敌,被长期闲置的施魏因斯泰格虽然坚称不后悔转会曼联,但临了只能去大联盟讨生活的结局,还是令人唏嘘。

更极端的案例发生在堪称尤文图斯历史最佳的皮耶罗身上,生涯暮年老而不退的斑马王子,从意乙到意甲的留守原本天日可鉴,但纵使拿下意甲金靴,也无法挽回高层执意将其送走的决定,从让出主力位置到最终离队,一退再退的皮耶罗,还是未能挽回阿涅利家族的乾纲独断,尤文重夺意甲冠军之日,却成了“皮队”自由身转战澳超之时,也难怪退役至今,45岁的他都没有重返都灵举办告别赛的念头。

而刚退役的前罗马队长德罗西,半年多来的遭遇,更足以令每一位老将都感同身受,耿直的他不愿像前队长托蒂那样,接受替补身份、减少对球队的发言,从而光鲜地履行完合同,在球迷欢送声中高升管理层。单方面宣布季末离队、转战大西洋另一端的博卡青年,都足见德罗西对高层的冲天怨气。然而,最终的结果,却是两败俱伤,罗马成了人情寡淡、霸凌功臣的反派,甚至连托蒂都吐槽“如果我是经纪人,我旗下的球员不会加盟罗马”;而德罗西本人,也在潦草而有限的阿甲出场后,宣布了退役。

迎来送往,本就是竞技体育的天然法则,能像哈维、伊涅斯塔那样与俱乐部商量好离队日程、在薪资上不过于吃亏、远期还能回到俱乐部任职的方式,已经足够体面,而在俱乐部文化尚浅、更多体现资本和高层意志的中超,对待功勋的简单粗暴,其实在过往20多年的顶级联赛史上并不少见,想想宿茂臻、魏群等城市英雄在母队的结局吧,如今的恒大三老仍有足够时间,为生涯暮年深思和斡旋。

返回首页 >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