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 广州恒大

恒大汽车,已现獠牙

房地产成为国家支柱性产业的20年间,一个从中原南下的打工者仅用了10年时间便让300万贷款滚出了700亿港元的市值,它是恒大;热钱散去、地产疲态渐露之后,“造富运动”的既得利益者又早早开始盯上另一片肥肉:新能源汽车。没错,资本的嗅觉总是异常敏锐。文/曲面积分

这位中国房地产界的大亨在进军新能源汽车的道路上显得极为低调,不显山不露水的做派似乎与挥汗冲杀的球场呐喊、群星云集的楼盘开幕格格不入。当然,除了一笔笔实在太过耀眼的收购案。

不过,一旦你了解了许家印、了解了恒大,那么一切看似迷乱的问题就都找到了解。低调行事、快速扩张、坚决果断,许家印正在汽车行业复制恒大模式。

不过脚步的轻重并不影响它朝猎物前进的方向,相反,温水煮青蛙式的猎杀往往效果出奇的好,因为在羚羊发现自己身处险境之前,它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身处险境。

童年时期,当计划经济的阴霾尚未散去,许家印便开始悄悄的和表哥一起倒腾起“贩卖水果的买卖”,大赚一笔之后悄悄地为自己的父亲带了一块烧肉。

恢复高考的第一年,许家印并未取得什么名次,第二年他成功考上了今天的武汉科技大学。中间的时间,他目送着同伴一个个半途而废。

2018年,当恒大悄悄把矛头对准新能源时,站在人前的,是贾跃亭、是新势力,许家印受挫之后还是默默地“买买买”。

真正的剑客总是会极力减少自己出击的动作,花哨的舞动并不能有效得分,精明的人追求的是“拳拳到肉”,在确保胜利之前,要耐得住性子。

1992年,许家印已攒了2万元的资本。尽管这个数字在今天看来简直不值一提,但放在1992年,这个厂长着实有些本事。

更为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,“南方谈话”之后,这个从中原南下的打工者仅用了10年时间便让300万贷款滚出了700亿港元的市值,此后数年,他也一直处在福布斯富豪榜的首页。

1980年,北京市在“北京市建委统建办公室”的基础上成立了“北京市城市建设开发总公司”,这标志着房地产崛起的黄金年代来临了,此后数年时间,房地产逐渐成长为了国家经济的支柱性产业,只是此时的许家印尚未读完大学来到舞阳。

1992许家印以打工者的身份进入深圳中达,凭借着原厂长的身份在舞阳钢铁厂与中达间牵线搭桥,后来又以“珠岛花园”项目给公司大赚一笔,直至97年离开后怀揣300万贷款创建恒大。

1998年,房地产的“造富”神话纷纷上演,此后的十年,是房地产开发商们连做梦都会笑醒的十年。2003年《福布斯》“中国内地百名富豪榜”上,以房地产为业务的亿万富豪达三十五人之多。

历史学家能够为许多“成功”企业梳理出资本原罪,许家印的“魔法”笔者无法深入揣测,但事实就是,在杀红了眼的房地产市场,恒大最终带着300万贷款成功突围。

2006年开始,恒大开始从广州迅速拓展到上海、天津、武汉、成都等全国20多个主要城市,开发项目从2个增至50多个,跻身中国房企20强。同时,成功引进了淡马锡、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国际投资者,企业盈利直线飙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08年十一期间,恒大山水城开盘时谢霆锋、林熙蕾、蔡卓妍、范冰冰悉数到场;广州金碧天下开盘时,古天乐、余诗曼及李冰冰出席,单日斩金达到了2.5亿。这些都可以看作是恒大“不可一世”的一个缩影。

2010年2月,时任国家总理在回答网友关于“房价涨的离谱”的问题时说道:“房地产身上要流淌着道德的血液”。或许此时,政府已经预感到了什么。

直到2019年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王蒙徽12日在人民大会堂“部长通道”上说“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,风向似乎开始急转直下。

大坝溃塌只是,没有一滴水是无辜的,更何况恒大还是“主流”。不过,在此之前,许家印的恒大已经悄悄开始了“策略转变”。

对于一个商人来说,能够聪明的洞悉“上层旨意”,就成功了一大半,20年前的房地产便是最好的佐证,这一点许家印心知肚明。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、研究员石耀东在2016年时表示:新能源汽车属于战略新兴产业,大家都处于同一起跑线,不但能够打造全新的产业链条,而且能够打破原有竞争格局,加以重塑。未来3至5年,是一个关键时期,如果发展好的话,弯道超车是有可能实现的。

与这段评论紧紧相连的,是各地打算拟定的“燃油车退出时间表”以及近年来对新能源汽车史无前例的扶持力度,这些无一不在指向一个方向:新能源是趋势。

需要承认的是,未来房地产业已没有太多可发挥空间,或者说需要面临的风险将越来越大,房子与车子是表征一个社会人所拥有的物质财富的代表,其最值钱,也最赚钱。当前者的未来朦胧不清时,出口就落在了后者。

地产悄悄开始把矛头指向汽车,本身并没有什么好苛责的,只不过它的獠牙,让人放心不下。希望10年之后的汽车行业不要想今天的房地产一样,不要让年轻人深深的感到无力。

返回首页 >

相关资讯